第765章 大山里做客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万相之王明克街13号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狼王萧战吸血鬼殿下,轻点咬!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沈浪顾少的宠妻

一秒记住【长风文学网 www.cfwx.inf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因为,第二个箱子里都是黄金最下面两层是金砖,中间三层是大黄鱼,最上面三层则全是小黄鱼,在小黄鱼上面还散落着很多金项链金手镯金戒指。

    他的黄金已经太多了,所以看见金子已经习以为常了,知道箱子里是什么,他连锁头也不打开了。

    把两个大箱子放在空间的角落里,别到时候架枪或者阻拦猎物的时候再拿错了,因为,这两个箱子不光破破烂烂,看看它们待的地方就知道,那味道一定老冲了。

    解决完空间里的问题,李来福一边抽着烟一边看着山洞,心想,以他的猜测,这些东西应该是土匪或者大地主给自己留的后路。

    从洞口塌方,再加上老套筒和马克沁机枪,这时间跨度应该不短了,至于是真是假?他才懒得操心这些事,东西进了空间天王老子来也拿不出去了。

    李来福吸完最后一口烟,潇洒的把烟头弹出去好远,他站起来把躺椅收到空间里。

    他看着地上的一排野猪脚印是真想追过去,最后他还是叹着气,放弃了去追野猪的想法,他已经收获的够多了,再去追野猪就有点贪得无厌了。

    就像赌博一样赢钱的人,总想再赢一点,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今天的收获已经够多了,他可不想再出现什么幺蛾子。

    李来福环顾着四周心想还是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至于山洞里的枪支弹药,他比谁都清楚,这些枪支弹药就算是拿出去,也是集中销毁的货,最好的东西已经都拿走了,这些破烂还是留给有缘人立功吧。

    李来福嘴里叼的甘草棍,戴着墨镜本来可以很帅的,他偏偏把双手插在袖子里,怎么看都是一副找揍的模样?

    李来福吊儿郎当的一直走到快天黑的时候,突然看见前面有炊烟这可是新鲜事儿啊。

    李来福这个时候也不双手插袖了,而是把手藏在袖子里,眼睛看着周围的动静,脚却朝着冒烟的地方走去。

    离近了,李来福也看清楚了,这也算大山里的特产地窨子,整栋小屋一半在地上,一半在地下特点就是冬暖夏凉。

    李来福没有直接靠近,而是轻咳了两声,至少等了五分钟。

    吱嘎!

    一个后背有点弯的老人推开门走出来,他手里拿着一杆枪看着李来福手里。

    “小子迷路了?”

    老头枪口也没对着他说明这老头没恶意,李来福也把袖子挽起来,笑眯眯的走过去说道:“没有,我是进山玩的,看见你这里烟囱冒烟,好奇过来看看。”

    老头瞪了他一眼说道:“年轻人不知道天高地厚,这大山里是你随便玩的地方。”

    老头没等李来福说话侧开身子说道:“进屋暖和暖和吧?”

    李来福笑呵呵的走过去靠近老头后问道:“你这老头胆够大的,你不怕我是坏人呐?”

    老头跟在他身后说道:“我还没有到老到,分不清好人和坏人的地步。

    两个人都是在山里待时间长了,好不容易遇到个人,两人见面就没有一句正经话。

    进屋后老头指了一下炉子边的小板凳说道:“你坐那里暖和着吧。”

    李来福坐下以后打量着屋里,老头把他的土枪挂在墙上又从后腰拿出一把毛瑟手枪。

    李来福撇了撇嘴说道:“你这老头够贼的!”

    老头很怕话掉地下说道:“你个小毛孩子知道个屁,这叫精要不然我一个人在大山里,死都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老头坐在炕上,看着李来福说道:“听口音,你小子不是本地人?”

    李来福把双手放在炉子边上烤着火,嘴上回答着说道:我是京城的,听说长白山很大,我就过来溜达玩了。”

    老头借着灯光看见李来福帽子上的国徽问道:“你是公安?”

    李来福翻开大衣领露出里边的领章说道:“是啊,没想到吧。”

    老头算是彻底放心了,手枪也不放在桌上了,而是装在枪套里挂在墙上。

    李来福看着炉子上的砂锅咕嘟咕嘟冒着热气,他闻了闻还挺香的。

    这时老头一手拿着木勺,一手拿着一个碗,把碗递给李来福掀起炉子上的砂锅喝了一口汤把木勺扔在砂锅里说道:“你自己盛着喝吧。”

    从细节中能看出来,这老头没有坏心,虽然,一直都没有给他好脸,这样的态度反而让李来福放心不少,要是一开始就笑脸相迎他还真不一定敢进来。

    李来福一边盛着汤,一边说道:“你不吃啊?”

    老头坐在炕上,把炕头的装烟叶簸箕拉过来,一边往烟袋锅里装着烟沫一边说道:“你小子挺有口福的,我就今天炖半只野鸡让你赶上了。”

    李来福拿着木勺子在砂锅里搅了搅确实没有几块肉,连汤都只有半下,估计这老头也没想到会来外人。

    李来福解开大衣纽扣,从书包里拿出一瓶二锅头和一包花生米说道:“我喝你的汤,你喝我酒吧。”

    老头先是眼睛瞪的老大,接着又三步并两步的跑到李来福身边,惊讶的说道:哎呦喂,你咋还有酒呢?”

    李来福看着老头把酒瓶拿在手里那爱惜的模样,他笑了笑从书包里又拿出一瓶酒说道:“给你,我这还有一瓶呢。”

    老头看了一眼李来福手里随后摇着头说道:“你自己留一瓶在身上,就算有我给你指路,你走出大山也要一天半时间,带一瓶酒在身上以防意外。”

    李来福从来都不缺酒,他把酒瓶放在靠墙根的地方,喝着热乎的鸡汤。

    老头直接用牙起开酒瓶,又把瓶盖和瓶口舔了一遍,拿起桌上的小杯子倒了大半杯酒。

    李来福见他喝一口酒后,那一脸陶醉的模样,身上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身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李来福喝着鸡汤,感觉嘴里有有异物,他吐出来后问道:“老头,你这是什么玩意?”

    老头看了一眼他手里,抓了一粒花生米扔到嘴里说道:“人参。”

    李来福把人参片吐掉,他可是记得同仁堂老刘头说的话,补大劲儿了,好事也变坏事了,他的身体应该什么也不缺,可不能没事找事。

    老头说完后接着说道:“对了,我老头子也不白喝你酒。”

    这老头看着弯腰驼背,手脚还挺麻利的,没等李来福阻拦他已经脱鞋上炕。

    李来福急忙说道:“你这老头事还不少,我不也在白喝你鸡汤吗?”

    “野鸡满山遍野都是,哪能跟你的酒比?”老头虽然嘴里说的话手却没有闲着。

    等他回过头来的时候,手里已经多出来一个红布包。

    …

    pS:唉!